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越战的中国女兵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越战的中国女兵
故事发生在中越战争中,老山北侧,八里河以西那片大森林里。 我军某部侦察科长单女带领女侦察员施黛和侦察分队五名队员押着四名越军俘虏,从601高地下来,才翻过一个山头,一队越军特工队从茂密的丛林里神差鬼遣的冒了出来,像是专门等候在这里迎接单女他们似的,朦朦胧胧的天光下,八个敌人一起把枪口对準他们,CAM CLONG AIO TUG LEN 意思是要单女他们把手举起来。 施黛凭我军情报部门所掌握的情报,用流利的越语说了一番,告诉敌人,我们是78特工队的,因为常在这片森林里活动的,就是78特工队,他们以森林为依托,在这从崇峻岭中与我军周旋。 当时,越军特工队真被施黛唬住了,悻悻的朝山顶摸去。 但叽里咕噜的声音,在寂静的山野里传的很远,是敌人发现了破绽,因为78特工队两天前,已归第二军区特工总部管辖。 我们的情报不灵,麻烦也跟着来了,附近又没有我们的兄弟部队。 单女準备战斗的命令刚出口,一串火星从施黛的眼前闪过。 一颗手榴弹早以落在她的跟前,她吓呆了,失去侦察员的灵性,呆在那里等死。 “卧倒。 ”有人飞起一脚,把手榴弹踢开,把施黛按倒在他的身下,是单女。 手榴弹在不远处炸开,弹片嗖嗖的乱飞。 “伤着没有。 ”单女焦急的问着。 她摇摇头,没吭声。 一场恶战是不可避免的了,敌人散成弧行包围过来,居高临下,这里是敌我双方的必争之地,也是越军活动最多的区域,要是惊动附近的敌人,前后夹击,谁也别想活者出去。 单女把人员分成四组,第一组单女和一个战士,利用复杂的地形,正面阻击敌人;第二 三组分别是一名战士,凭着黎明前的短暂黑暗,从两侧包抄敌人,第四组是施黛和两名战士押着俘虏迅速撤离。 “咚咚咚” 敌人大概是用沖锋枪敲着头盔,开始向我军喊话。 “NOP SUNG RHONG GIET CHUNG TOV RHOAN HORG TUH ING 。 ” “ 敌人在喊什麽?” 单女问身边的施黛 。 施黛说是让我们缴械投降。 “你们和俘虏快撤下去” 两名战士服从命令走了,施黛挽着袖口,挥舞着手枪,死活不走,要露一下枪法。 她曾经夺过军校手枪比赛总分第二名,是有名的神枪手。 她不能错过这场实靶射击的好机会,在说她也不能丢下单女独自逃生。 她和单女之间,虽说没有明确那层关係,但彼此都了解对方对自己的感情,如今到了生死关头,她哪能撇下他不管。 再说,当时凭她的身体,让她走,也未必能走的远,留下来就多一份力量。 “服从命令,给我撤。 ” 单女向她吼着,声音沈闷的象老虎 “不撤,就是不撤。 ”施黛固执起来,天不怕地不怕,她五岁时候,男孩都不敢从二楼往下跳,她确敢。 “不服从命令,打完仗,你建议组织处分我好了,处分我也不怕。 ” 单女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那神情,好象是给她一枪才解恨。 敌人开始进攻了。 疾风骤雨般的子弹,想铁扫帚横扫过来,乱飞的弹头,碰到巖石上,闪着火星,冒着青烟。 火药味直往鼻子里鉆,眼泪一个劲的往外流。 敌人乱打了一阵,不见我方还击,停下来哇啦哇啦的骂起来。 一会儿,四个敌人猫着腰,躲躲闪闪的摸索下来,三十米。 二十米,十八米,单女的冷静倒使施黛惊慌。 她用脚轻轻的踢了他一下,他侧过头很很的瞪了她一眼,兇的狠,她神经受不了,怕自己会跳起来大喊大叫。 苏联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里的女战士康梅丽柯娃就是这样被德国鬼子打死的。 敌人还在附近........... 施黛扣动手枪扳机,接连两枪,就撂倒走在头里的两名越军,并且都击中头部。 就在施黛枪响的同时刻,剩下的两个敌人,也全部报销。 我方从两侧迂围上去的两名战士,也用沖锋枪打响了。 敌人三面受敌,在高耸的乱石间和茂密的丛林里,跟我方打起了还击战。 十五分钟后,天亮了,枪声也平息下来。 施黛小心翼翼的爬上敌人据守过的阵地时,只见乱石,草丛中,除了敌我双方的尸体,再也没有一个活着的,单女不见了。 乌鸦象哭丧似的,在树上不停的叫着。 凄历历的声音不炸弹爆炸还可怕。 施黛从一名牺牲的战士身上拣起一只沖锋枪和仅有的一梭子弹,拖着疲惫的身子,向山下走去,该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下,她不敢走大路,于是鉆进丛林。 这是一片颇有年代的原始林带,层次和色彩极为分明。 与天地之间相连的是巨柏,云杉,橡树,青绿蔚蓝。 长天一色,中间有芭蕉,紫藤,攀枝花,攀枝花又名英雄树,树姿巍峨,树干挺拔。 每条细长的树干上都绽满魅力的花朵,花红如火,蕊黄如焰。 地上是战士们都称之为老山兰的一种花,香味侵瞒了整个森林。 要不是战争,这里準是古典而恬静的乐园,比自然画家莫内笔下的《野山》美多了。 然而最让人迷路的也是森林。 施黛休息片刻后,躲躲藏藏的一整天,还是在这个橡树林里兜圈。 当她认出那棵被雷电烧焦的大橡树时,腿一软,顺着树身滑落到地下。 淩晨,遭遇战结束后。 她就是从这棵橡树下出发的,活见鬼,她坐在地下呜呜咽咽的抹起泪来,象个被遗弃街头的女孩。 微雨过后,山土矜上一层水。 施黛的衣裤泡在泥水中,冷冰冰的,她不想起来,也不想动一下,她素来娇生惯养,此时才了解疲劳是啥滋味。 山雾从谷低升起,浓如雨丝,象头巨兽,吞噬了整个森林,也吞噬了她,东南西北,天晓得。 她摘下沖锋枪靠在右肩上,把身子依在橡树上,摸出两块魔方大小的“761”压缩饼干啃起来。 着东西抗饿,猫儿洞的战士给她不少,她原来想带到后方去,给朋友们尝尝。 都说女人脂肪多,能耐饿,七八天没事儿,施黛做不到。 原先,她想凭自己的聪明脑袋小看了这片古林子,以为只要埋头走就能摸出去。 施黛抱着枪,不知什麽时候 睡过去了。 不是姑娘的眼皮重,贪睡,她是太累了。 有人在她的屁股上重重的踢了一脚,她歪倒在地,又睡着了。 当怀里的枪被人夺走时,她惊醒过来,可是已经晚了。 COM DONG AIO TAY LEN 她听懂敌人是在让她举手投降吶,她睡意全消了,眼前站着两个想橡树一样粗壮的家伙,黑洞洞的枪口点着她的太阳穴。 这一下準完了,她想都怨这该死的森林,她一急就抹眼泪,只是当着敌人的面,忍了。 CIO TAY LEN 敌人有叽里咕噜的叱呵一遍,要她举起手来。 施黛坐直身子,低下头没理他们。 逃脱已不可能,反抗,一个女子对两个男性,全然徒劳。 要紧的是不让敌人发现自己是女儿身,因为她穿的是男女混穿的迷彩服。 站在她左边的家伙一声嚎叫,抓住她的胸襟把她一下子拎起来,又象打夯一样,把她重重的摔在地上。 双脚馅进泥泞的地里,透过单薄的迷彩服,敌人从她丰满的胸部好象感觉出什麽,恶狼般的目光,色迷迷的打量着她。 然后,魔鬼一般的淫笑起来,笑的她心里直打杵。 敌人发现了,她是个女兵,且相貌出众。 在麻栗坡军部,施黛就听人说过,越军俘虏中国女兵后,有人被成班成排的越军士兵玩弄緻死;有人被拨光衣服,捆在路边的树干上,当活标本供人欣赏。 任其取乐;更残忍的是,我军某部一个越军据守过的石洞里,曾发现四名我军女兵,被割去乳房,奄奄一息的躺在血泊中,这帮灭绝人性的家伙,有满肚子玩弄女人取乐杀人的绝招儿。 施黛本能用手捂住裸露出的白生生的胸脯,敌人淫笑过后,突然用臂弯使劲的钳住施黛的脖子,象老鹰捉小鸡似的往一个小山洞里拖。 她憋着气,难受的要命,喊不出声来。 在这莽莽的老林子里,就是呼救,也只有虎包豺狼能听的见,若再招引敌人来,她的处境将回跟惨。 但让敌人白白的占有自己,施黛死不瞑目的。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她想起腰间还有一把匕首,她突然抽出,飞快地刺进拖着她的敌人腰部,只听的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她扔下施黛,双手捂住腰部,躺在地上直打滚儿。 施黛想翻身爬起来,被另一个畜生狠狠的朝她的胸部踢了一脚,鞋尖落到乳房上,这是女人的緻命所在。 瞬间,森林在她的眼前倾斜,旋转,她终于昏厥过去.......... 那畜生也顾不得同伴的死活,把施黛拖进洞里,平放在潮湿的地面上。 将枪往洞壁上一靠,迫不及待的脱着自己的衣服。 躺在洞外打滚的畜生,呻吟声越来越轻,大概是昏死过去了,他的同伙要紧是玩女人。 昏迷之中的施黛,仿佛看见一只巨鹰从天空中俯沖下来,锋利的鹰爪抓破她的衣服。 她从惊厥中苏醒过来,发现哪个越南兵已经撕开自己的上衣,正在哼哼叽叽的揉着自己的乳房,而且正在解自己的腰带。 她挣扎的想要反抗,这才发觉自己的双手已被捆住,原来哪个家伙早已脱的精光,并用他的腰带见自己的双手捆在背后。 施黛完全失去反抗的能力,这个受过特种训练的中国女兵,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畜生解开自己的腰带。 褪下自己的裤子,急的她 的眼泪夺眶而出。 此时的越南兵已变的近乎疯狂,尤其是在他拨下施黛的衣服,见到施黛那迷人的身体时,他简直乐的手舞足蹈。 他呆呆的望着施黛的娇躯,楞了半天,甚至忘了自己该干什麽,也许他过去从未见过这麽美的女人,就连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份艳福。 越南兵的呼吸,随着他欣赏施黛娇躯的同时,变的越来越沈重。 当他从迷茫中清醒过来时,他开始行动了。 此时的他从新变成一只疯狂的野兽,犹如饿狼扑食一般,扑到施黛赤裸的娇躯上。 沈重的肉体压的施黛连喘息都很睏难,但是她仍奋力的挣扎着,只是由于她的双手被缚,只能用她的两条长腿,在越南兵身地下乱蹬乱踢,并且拼命的扭动身体,想要摆脱身上的禽兽。 但这些微弱的反抗,不仅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更勾引起越南兵无耻的淫欲,他似乎忘记了一切,犹如坠入迷雾之中,这样的感觉好的让他不知从何说起,虽然他曾与很多女人有过性接触,也曾玩过其他被俘虏的中国女兵,但是每次都是很顺利的得到,很自然的交合在一起,他还没遇到过象施黛这样的反抗,让他有一种特别的刺激感。 他很了解女人的弱点,他知道他的手就是一把钥匙,只要能插进那扇门,一切都洞开了。 他太了解女人,他知道用什麽样的方式来征服她们,他被这种征服欲支配着,占据着并充满快感。 施黛的身体实在是太美了,那凝脂般的玉体,晶莹细腻,曲线玲珑,简直就是一尊活生生的“维纳斯”女神,金字塔形的双乳傲人挺立。 一双雪白晶莹、娇嫩柔软、怒耸饱满的玉乳脱盈而出,纯情圣洁的椒乳是如此娇挺柔滑,堪称是女人当中的极品。 美丽的她一具粉雕玉琢、晶莹玉润的雪白胴体半裸呈现在他眼前,越南兵那见过这麽娇美的乳房,那娇滑玉嫩的冰肌玉骨,颤巍巍怒耸娇挺的雪白椒乳,盈盈仅堪一握、光滑娇软的如织细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无一处不美,尤其是美丽清纯的绝色丽人胸前那一对颤巍巍怒耸挺拨的“圣女峰”,骄傲地向上坚挺,娇挺的椒乳尖尖上一对娇小玲珑、美丽可爱的乳头嫣红玉润、艳光四射,与周围那一圈粉红诱人、娇媚至极的淡淡乳晕配在一起,犹如一双含苞欲放、娇羞初绽的稚嫩“花蕾”,一摇一晃、在越南兵那如狼似虎的淫邪目光娇挺着。 他心神不觉全为眼前景象所慑:美丽的施黛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 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山峰,那巍巍颤颤的乳峰,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绝顶美女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 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乳头,如同两颗圆大葡萄,顶边乳晕显出一圈粉红色,双峰间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沟,不由让他心跳加速,舌干口渴!他用自己颤抖的双手摸上酥胸,快乐的电波一次次击中自己的脑海,美丽的施黛的雪白圣洁的胸乳此时就握在自己手中,美丽的施黛的酥胸充满质感,滑腻如酥,他双唇吻上酥胸,觉得美丽的女人的酥胸就像一块永远吃不完的甜美奶酪,让人爱不释嘴 。 施黛雪白的胸乳在魔手的蹂躏下不断变换着形状,“啊……啊……啊……你……啊……你……啊……啊……你……啊……” 施黛娇喘连连。 男人让阳具浸泡在施黛淫滑湿润的阴道中,双手抚摸着施黛那细腻如丝、柔滑似绸的晶莹雪肤,又用舌头轻擦施黛那娇嫩坚挺、敏感万分的羞人乳尖。 最后,他的手又沿着施黛修长玉滑、雪嫩浑圆的优美玉腿轻抚,停留在少女火热柔嫩的大腿根部挑逗着少女,牙齿更是轻咬施黛嫣红娇嫩的乳尖,待施黛的呼吸又转急促,鲜红娇艳的樱唇含羞轻分,又开始娇啼婉转,柔软娇嫩的处女乳头渐渐充血勃起、硬挺起来,他自己那浸泡在施黛紧窄娇小的阴道内的阳具也越来越粗长,他开始在施黛湿滑柔软的阴道内轻轻抽动。 “啊……啊……啊……啊……啊……你……啊……啊……嗯……啊……啊……嗯……啊……啊……” 施黛娇羞万般,娇靥羞红,玉颊含春地娇啼婉转,处女开苞、初次破身落红的她被那从未领略过的销魂快感沖激得欲仙欲死……妩媚清纯、娇羞可人的绝色丽人那羊脂白玉般美妙细滑的娇软玉体随着他的抽动、插入而一上一下地起伏蠕动,回应着男人对她的姦淫抽插。 男人从施黛的阴道中抽出阳具,又深深地顶入施黛的体内深处,并渐渐加快了节奏。 “……啊……啊……轻……轻……点……啊……嗯……啊……嗯……轻……轻……点……啊……嗯……轻……轻……点……啊……嗯……啊……” 地上响起纯洁处女娇羞火热的呻吟娇啼,美丽绝伦、清纯秀气的美人施黛芳心含羞、美眸轻掩,美妙光滑的雪臀玉腿挺送迎合,婉转承欢。 “……啊……嗯……啊……嗯……啊……嗯……啊……嗯……轻……轻……点……啊……嗯……轻……还……轻……一点……啊……” 施黛娇靥含春,玉颊晕红,娇羞万般地娇啼婉转,只见施黛嫣红娇小、被迫大张着的可爱阴道口随着那巨大阳具的粗暴进出流出一股股湿濡粘滑的秽物淫液,施黛下身那洁白柔软的绿草地被她的爱液淫水浸湿了一大片。 施黛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玉腿悠地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盘在越南兵腰后。 那双雪白玉润的 修长秀腿将越南兵紧夹在大腿间,并随着紧顶住她阴道深处“花蕊”上的大龟头对“花蕊”阴核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製的一阵阵律动、痉挛。 他也被身下这绝色娇艳、美若天仙的少女那如火般热烈的反应弄得心神摇蕩,只觉顶进她阴道深处,顶住她“花蕊”揉动的龟头一麻,就欲狂泄而出,他赶忙狠狠一咬舌头,抽出肉棒,然后再吸一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施黛体内。 硕大的龟头推开收缩、紧夹的膣内肉壁,顶住她阴道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花蕊”再一阵揉动┅┅如此不断往复中,他更用一只手的手指紧按住施黛那娇小可爱、完全充血 起的嫣红阴蒂一阵紧揉,另一只手捂住施黛的右乳,手指夹住峰顶上娇小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乳头一阵狂搓越南兵的舌头更捲住施黛的左乳上那含娇带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娇羞乳头,牙齿轻咬。 “啊┅┅啊┅┅啊┅┅哎┅┅啊┅┅啊┅┅哎┅┅唔┅┅啊┅┅哎┅ ┅啊啊┅┅啊┅┅”施黛娇啼狂喘声声,浪呻艳吟不绝。 被他这样一下多点猛攻,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而且轻飘飘地还在向上攀升┅┅不知将飘向何处。 他俯身吻住施黛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少女一阵本能地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他得逞,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他舌头火热地捲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少女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 含住施黛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淫邪地狂吻浪吮┅┅施黛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蚀骨消魂般的快感,温暖着少女的心,席捲了她的灵魂。 在这短短的剎那间,四周所有的一切,好象全部毁灭了....包括....她自己在内....浑滔滔的....醉醺醺的....不知所以然....飘飘然的....施黛万万没有想到男女之间这种肉体接触,会是那样另人陶醉,然而更另她吃惊的是,一个与她毫无情感可言的陌生男性竟然会对她的肉体产生如此大魅力,甚至可以让她的肉体像糖一般的熔化了,瘫痪了!原来男女性交,会是如此的奇妙!难怪世界上会有那麽多男人和女人为了追求它而不惜一切!施黛静静的沈醉在这种性的享受之中,她的整个生命就像飞离了她的躯体,飘飘然的神浮在太空之,这种奇妙的感觉,真有说不尽甜蜜.喜悦.舒适和温馨!但是,她仍然努力的控製着自己,不让自己表现的过于兴奋,她不愿让哪个施暴者了解自己此时的感受,更不愿在淫蕩下流的敌人面前表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为了维持一个中国女兵的尊严,为了维护一个少女的自尊,她顽强的剋製着自己的情感。 而越南兵似乎不急不躁,他大概相信自己有能力让这个倔强的中国女兵表现出女人特有的一面。 所以他施展开浑身解数,以坚强如铁的攻势,熟练的技巧,和充沛的体力,坚持不懈的抽插着.....粗壮的阴茎在紧密的阴道里摩擦着,另双方都觉得异常的肉感和说不出的舒服,尤其是对于强暴者,觉得被抽插的阴道,既紧密又温暖,阴茎插在其中,就如进入温泉,热烫的舒适异常。 他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今天,一个如此年轻娇美的中国女兵会落在自己的手里,任自己随意的玩弄.抽插,甚至,自己可以来个金屋藏娇,偷偷将她藏匿在这里,不让任何人知道,那样一来,这个漂亮的中国女兵供他一人享用,他可以随时到这里来,尽情享用她的肉体,而且不必害怕会有任何人骚扰他,从此他可以毫无顾忌的占有这个女人,一想到着一点,越南兵乐的魂儿简直就要飞了。 于是他更加迅猛的抽插着,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且下下都深抵花心,肚皮碰肚皮,发出有节奏的“啪...啪....”声。 在越南兵几近疯狂的抽插之下,施黛渐渐的被带进一种奇妙的幻境中,迷茫中她仿佛看见了单女,看见自己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她仿佛听见单女正在对她说,他已经和他的媳妇离了婚,而且要娶她为妻,她感动的哭了,一种幸福之感传遍了全身。 这种感觉将她带入了一种全新的感觉,在这个世界里,只有她和单女,她仿佛是在和单女一起共同体验人生的真谛!顷刻之间,身上的男人变成了单女,她自己变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这种幻觉的产生,使施黛完全变了,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事事在在的真实的女人,一个充满万般柔情,体贴温存的女人,一个春朝泛滥,热情洋溢的女人.........这个女人正在欢乐与陶醉的气氛中,同自己心爱之人共同享受爱情的果实。 热情的挑逗,诱发了难耐的欲火,温柔的抚慰,拨动了少女的芳心,热情的抽插,软化了冰心傲骨,高超的技巧,赶走了少女的羞涩与尊严。 幻觉使姑娘进入了另一个理想世界,可怜的姑娘,已将身上的禽兽错当成自己朝思幕想的心爱之人,这种感觉使她无法再控製自己的情感,对单女的深深的爱怜顷刻之间化作了肉体主动的承欢,她的下体已情不自禁的蠕动起来,这种蠕动与方才反抗时的蠕动截然不同,是那种主动而有节奏.伴随着阴茎在阴道里面摩擦共同进行的一种身体配合的迎送,其目的在于使对方的阴茎插的更深一些。 与此同时,难以抑製的呻吟声脱口而出。 越南兵的肉棒前后抽插的时候都紧贴着施黛鲜嫩的阴壁,两者结合得如此紧密,中间连一条缝都没有。 这种紧密的接触对他来说是无与伦比的快乐和销魂,在整个抽动的过程中,他可以细緻的体会两人肉体相交时产生的那种经过长久的抽插后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放鬆了,下体处透明的爱液迅速的润滑了两人交合的地方,在肉棒不断的进出时发出“滋、滋”的声音。 ,一种从未经历过的刺激快感慢慢的滋生出来,并且逐渐扩散到施黛的躯体和四肢。 她原本雪白晶莹的胴体上已逐渐呈现出一种成熟、诱人的酡红,象是吸引着别人前来采摘一般,使她的身体越发的显得动人心魄。 就连她婉转的呻吟声,逐渐也变得 享受,他持续不断的引导着施黛 “恩....恩....啊....啊....”越南兵见她呼吸急促,娇喘嘘嘘,下体也开始伴随着自己一起颠簸蠕动,顿时心中大悦,施展开浑身的绝技,欲使这个中国少女心服口服的臣服在自己的身下。 只见他提气猛吸,呼气插花,有时一沾既起,有时又直抵花心,有时轻抽缓插,有时狂风暴雨,疯狂之极!一会儿山摇地转,喘息声,娇吟声,“扑哧,扑哧”的抽插声响成一片!施黛这时已经忘记了一切,双腿紧紧的钩住他的腿弯,阴道用力向上挺送,虽然毫无经验,但也迎凑的恰到好处!很显然的,这时的施黛已经被青春热火烧昏了头脑,她完全沈浸在自己主观的遐想的幻境之中,她觉得自己此时正在向单女尽一份妻子应尽的义务,她想这一天想的太久了,如今她已不愿在控製自己的情慾,她要用行动来表达她对单女那份刻骨铭心的爱,同时,她也需要得到他的爱,而那份爱,她已从他那充满激情的抽插动作中深深体味到,并且另她的娇躯乱颤,欲水横流。 她原本雪白晶莹的胴体上已逐渐呈现出一种成熟、诱人的酡红,像是吸引着别人前来採摘一般,使她的身体越发的显得动人心魄,就连她婉转的呻吟声,逐渐也变得如同享受,而不是受难了。 她的脑海中已经是空白一片了,没有了恐惧,没有了愤恨,也没有了羞耻。 感官的本能刺激终于战胜了理智,尽管这种刺激是强加在她身上的。 她已经沈入了无边无际的慾望之海中。 他持续不断地引导着施黛,直至两人都到达了交合的高潮。 施黛的身体微微地抽搐着,在肉棒的连续攻击下彻底臣服了,娇嫩的花房吸住了龟头,他这时已决定展开总攻,他用舌头缠捲住一粒柔软无比、早已羞羞答答硬挺起来的娇小可爱的蓓蕾,舌尖在上面柔捲、轻吮、狂吸┅┅他的一只手抚握住另一只怒峙傲耸、颤巍巍坚挺的娇羞玉乳┅┅两根手指轻轻夹住那粒同样充血勃起、嫣红可爱的娇小草莓,一阵轻搓揉捏。 同时,他一只手滑进施黛温润柔软的雪白大腿间,两根手寻幽探秘,在那细柔捲曲的阴毛中,微凸娇软的阴阜下,找到那已经充血勃起、柔嫩无比的娇小阴蒂,另一根手指更探进淫滑湿濡的玉沟,抚住那同样充血的柔嫩阴唇,三根手指一齐揉压、搓弄。 而且越南兵那插在施黛娇小的阴道中的巨棒也开始连根拨出,然后狂猛地一挺一送,全根而入┅┅丑陋兇悍的巨大肉棒开始向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那天生异常娇小紧窄的阴道“花径”狂抽狠插。 她的那一张小嘴微微开启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那神态娇羞艳美,那神情好不紧张。 越南兵意外的获得人间极品,如今又见施黛如此癫狂,曲意奉送,乐的他魂都飞了,更加用尽吃奶的力气,拼命疯狂的猛插!肉棍子直上直落,雨点一般,沖击在施黛的花心上,“扑哧.扑哧...”的抽插声连绵不断。 含着阴茎的小穴,随着抽插的节奏,一翻一缩,淫水一阵阵的泛滥,顺着施黛白嫩的屁股流在地上。 施黛歇斯底里的一般吟叫着,粉脸嫣红,媚眼欲醉,她已欲仙欲死,淫水直冒,花心乱颤,下体拼命的摇摆,挺高。 配合男人的抽插,小腹沖击着他的双胯,发出有节奏的“啪....啪....”声。 这时的施黛已被插的阴户生热,眼冒金星,无招架的力量,可是他还是生龙活虎的猛干不息。 她整个人颤抖着,紧咬着嘴唇,显露出一种极美的舒畅表情。 阴道被大龟头上上下下,深深浅浅的不停的抽插,麻麻痒痒的舒服感,无法用言语描述。 她自动的翘起双足,勾住他的腰部,让阴户更加突出,迎凑的更贴切。 越南兵心中好不乐意,更加猛抽猛插,虽然气喘如牛,仍然猛烈无比的沖刺!一时战况空前的激烈,如迅雷击电,如狂风暴雨,宁静的山洞中,洋溢着阴茎的抽插声,男人的喘息声,少女的呻吟声以及两个人肉体的撞击声。 片刻之间,阵阵快感逐渐加深,两个人都接近颠峰,尤其是施黛,初次和异性发生性关係,遇到的又是这样一个勇猛强悍而又经验老练的男人,如何耐的住他的迅猛攻势,被他一阵连抽带插的猛攻,忽然阴道里一阵痉挛,一股阴精潮涌般的涌着向阴道口喷出,阴道内壁一阵收缩,紧紧夹住龟头不放,同时阴胯拼命的上挺,使阴道将对方的生殖器完全吞没,两条浑圆修长的双腿,紧紧的夹紧他的腰身。 越南兵经施黛这麽一弄,阳具又经她的阴精一射,顿觉龟头一热,一阵舒爽直透心底,猛一阵快速的抽插,他猛的伏在姑娘的身上,紧紧的扳住姑娘的双肩,他经过这一番狂热强烈的抽插、顶入,早就已经欲崩欲射了,再给她刚才这一声哀艳凄婉的娇啼,以及她在交欢的极乐高潮中时,下身嫩穴壁内的嫩肉狠命地收缩、紧夹.........,弄得心魂俱震,他迅速地再一次抽出硕大滚烫烫的火热阳具,一手搂住陆冰嫣俏美浑圆的白嫩雪臀,一手紧紧搂住她柔若无骨、盈盈一握的纤纤细腰,下身又狠又深地向施黛的玉胯中猛插进去......粗大的阳具带着一股野性般的占有和征服的狂热,火热地刺进施黛的嫩穴----直插进早已淫滑不堪、娇嫩狭窄的火热嫩穴膣壁内, 直到"花心"深处,顶住那蓓蕾初绽般娇羞怯怯的稚嫩阴......硕大浑圆的滚烫龟头死命地顶住施黛的阴核一阵令人欲仙欲死地揉磨、跳动.....一股又浓又烫的粘稠的阳精淋淋漓漓地射在那饑渴万分、稚嫩娇滑、羞答答的阴核上,直射入施黛那幽暗、深遽的子宫内。 .这最后的狠命一刺,以及那浓浓的阳精滚烫地浇在施黛的娇嫩阴核上,那火烫的阳精在美女最敏感的性神经中枢上一激,清纯娇美的她再次"哎"的一声娇啼,修长雪白的优美玉腿猛地高高扬起、僵直,最后又酥软娇瘫地盘栽在他股后,一双柔软雪白的纤秀玉臂也痉挛般紧紧抱住他的肩膀,十根羊葱白玉般的纤纤素指也深深挖进他肩头,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雪白娇软的玉体一阵电击般的轻颤,从"花心"深处的子宫猛射出一股宝贵神秘、羞涩万分的处女阴精玉液。 “喔”施黛美丽赤裸的雪白玉体一阵痉挛般地抽搐、哆嗦,花靥羞红,桃腮娇晕,娇羞无限。 汹涌的阴精玉液浸湿了那虽已"鞠躬尽瘁",但仍然还硬硬地紧胀着她紧窄嫩穴的阳具,并渐渐流出嫩穴口,流出"玉溪",湿濡了一大片压在她身下的迷彩服。 他那渐渐开始变软变小的阳具仍插在施黛的嫩穴。 云收雨歇,一个美貌绝色、清纯可人、温婉柔顺的绝代佳人终于被禽兽的越南兵给开苞了。 "唔",施黛绝色娇靥羞红着一声满足而娇酥的无奈叹息。 第一轮战事结束后,施黛的喘息声渐渐平复,但脸上那动人心魄的红晕也未曾退去。 她的肉体依然柔软温暖,娇嫩的皮肤上仍有细细的香汗。 他黝黑精壮的丑陋的裸体仍叠压在美女那洁白嫩滑的娇躯上,施黛和那个还压着她一丝不挂的赤裸玉体的越南兵沈浸在高潮后的那种酸酥、疲软的慵懒气氛中...施黛还在低低地娇喘,洁白嫩滑的娇躯像是一朵绽开的鲜花,如此清新,动人,云雨高潮后全身玉体更是香汗淋漓,满头如云的乌黑秀发淩乱不堪,秀丽俏美的小脸上还残留着一丝丝醉人的春意,秀美的桃腮还晕红如火。 只见地上一片片处女落红,那刺目、鲜艳的处女落红仿佛在证明一个冰肌玉骨、婷婷玉立的清纯美女,一个雪肌玉肤、美如天仙的绝色丽人,一个冰清玉洁、温婉可人的娇羞处女已被彻底占有了圣洁的贞操,失去了宝贵的处子童贞。 .恐怕单女更不会想到,这个气质典雅文秀、清纯可人的绝色美女会不幸地落入的一个越南兵手中,被这个丑陋骯脏的越南兵挑逗、撩拨起强烈的生理沖动和肉体需要,被迫和强姦她的男人云雨交合、淫乱交欢,和一个畜生般的男人交媾合体,失去了宝贵的处女身只见淩乱的地上,淫精爱液斑斑、处子落红片片,真的是汙秽狼籍,不堪入目。 施黛双颊潮红,香喘息息,一想到自己竟配合他的抽出、被迫和他行云布雨、交欢淫合,由他播洒雨露,自已则娇羞怯怯地含羞承欢、婉转相就,被他姦淫抽插得娇啼婉转、死去活来……。 施黛性交后那丽色娇晕,娇羞无限,美艳不可方物的多情清纯的大眼睛楚楚可怜,不知所措。 休息了好一会儿的他从施黛一丝不挂的娇软玉体上翻下来,一只手在施黛羊脂白玉般光滑玉嫩的雪肤上轻柔地抚摸着,另一只手绕过美女浑圆细削的香肩,将施黛那仍然娇柔无力的赤裸玉体揽进怀里,同时,擡起头紧盯着施黛那清纯娇羞的美眸,一看到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绝色佳人,国色天香、温婉柔顺的绝代尤物已被自己彻底的占有和征服。 风雨虽停,花蕊以落,残暴的侵略者依靠暴力,强行奸汙了这个美丽温柔的中国女兵,剥夺了年轻姑娘最为宝贵的少女贞操。 施黛麻木的躺在地上,好久一动不动,身上的男人已经瘫软在她的娇躯上,那并不是她理想中的男人,然而正是这个男人刚刚占有了自己的贞操,她的眼前又浮现出单女的身影,她觉得自己再没脸去见他了。 屈辱的眼泪从施黛的脸上滚落下来。